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問題學生

恩來中學據傳已有一百多年歷史,具體建校時間無處可考,當年本人查閱本縣縣誌卻未曾發現有恩來中學這個校名,想必小小縣誌不敢記載大名,就如封建社會帝王的名諱,人民群眾是要回避的,不然就死罪一條。但縣誌畢竟是正史,後來又想想大概是本縣歷史久遠,名人古跡頗盛,只有像大禹魯迅之輩、越王陵西施殿之物才有資格佔有書上的一席地盤,所以我母校在此就無立錐之處了。
  
  百年校慶之際,學校突獲教育部部長陳至立同志的墨寶,校方感動得鼻涕眼淚流了三天三夜,想必親爹親娘雙亡也就這個程度。於是學校領導一致認為不能辜負國家的厚望,要把學校的百年名號發揚得跟北大清華——不,是跟劍橋哈佛一樣光大,由於當時學校董事會把經費全部用於建設,竟忘了購置教育設備——“電腦”這個東西——給學生的忘了,主任級以上的領導還是有的,只可惜那群爺們不懂得利用互聯網,而偶爾也有幾個會上網的卻是用它來下載色情視頻或者黃色小說的。
  
  後來有一人才突發奇想——出版一本校史,領導直誇是條妙計,半年後校史誕生,不幸這東西跟人一樣沒有在他娘子宮裏面待足時間,匆匆來到這個世界,錯別字連篇——責任編輯解釋為通假字、語句不通順——可以認為是倒裝句,但此書缺頁就像一個性變態狂缺德一般,反正品質是嚴重出了問題,先天不足已成事實,而校方在自費出版此書之前以為它會像《史記》一樣源遠流長,發行量頗大,甚至擔心再版時會超過《哈利·波特》,可結果剛好相反。
  
  為了彌補損失,校董事會決定凡是在校學子人人一本校史,消息一出我們這群傻逼高興得夜不能眠,想那東西雖然品質不好,但用來擦屁眼也算物盡其用了(以前我們寢室之間常常因為廁紙分配不均,搶得頭破血流,如果有了像現代漢語詞典一樣厚的校史,那“廁紙戰”將從我們這屆開始,徹底告別恩來中學的校園)。
  
  正當我們沉浸在喜悅中時,校方又發出消息——作為二十一世紀的接班人我們應當愛人民愛國家愛共產黨愛恩來中學,我們都感覺這話很有道理,雖然前面三個愛是屁話,接著消息切入正題——校史發行量有限,欲購從速。當時我們暈倒一大片,心想買校史的錢用來買“心相印”衛生紙,都可把屁眼擦出血了。
  
  果然,校史無人問津。
  
  誰知學校拿出撒手?——購買校史是學生集體榮譽感的體現,這一行為將載入個人檔案,以後檔案會跟隨你的一生,購書純屬自願,校方不會強賣。
  
  當時我一聽到消息就嚇了一大跳,我這人膽特小,我想好漢不吃眼前虧啊,就趕緊跑到學校編輯部購買了一本,那賣書的老師人特善良,她說都是自己人就給我打了個八折,還問我要不要多買幾本,多買可以有更大的優惠,又說什麼這書賊有收藏價值,到恩來中學兩百歲壽辰的時候,這個版本的校史市場價一定會翻十倍,她羅嗦了兩節課的時間,只可惜我這人目光短淺,又想到我兒子以後也會來這學府深造,所以沒享受更大的折扣,末了我跟這老師說了一句:“老師,請您給我在書的扉頁上簽個名吧,您的口才實在是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可我買一本就夠了,謝謝!”
  
  誰知這傻逼老師竟沒聽出我在諷刺她,當場從胸前掏出水筆,龍飛鳳舞簽了自己的大名,我一看她簽的大名,傻了眼,再抬頭瞧這老師,她的長髮剛好被風一吹蓋住了臉,我把書一扔逃出了編輯部辦公室。
  
  那老師在後面追著喊:“同學你的書,書不要了啊,‘真子’是我的筆名啊……”
  
  我靠,現在的女青年咋這麼喜歡看恐怖劇,其實看就看唄,可這女同志卻偏偏愛上了《午夜凶鈴》裏的女鬼。
  
  我說過賣書的老師人特善良,後來她把校史送到了我手裏,臨走時還說了一句話:“等我出自己的書時我免費贈你一本簽名的,你等著,不遠了,不過現在還在構思當中,尚未想好題材。”她話音未落,我當場暈倒。
  
  到此為止,我終於捧著現代漢語詞典一般厚的《恩來中學百年校史》知道了恩來中學偉大而坎坷的一百年。
  
  據校史記載恩來中學確實已是百歲老人,百年前為一光緒進士籌辦建立,名曰:曼舒(與“賣書”諧音)書院。我孤陋寡聞,只聞有白鹿、嵩陽、應天府、嶽麓四書院,也只知有寫《夢幻曲》的舒曼(本人挺喜歡舒曼的浪漫主義音樂風格),不過“曼舒”確實沒聽說過,只覺這名兒挺洋氣的,難道那時洋務運動還沒搞好。
  
  可沒過幾年孫中山他老人家讓皇帝老兒(實際上是小兒)下了臺,本來這學校也應當忠君而去,卻不料它頗識時務,沒有英年早逝,積極回應號召,換湯不換藥改了名字,繼續培育人才。
  
  中國是個多災多難的國家,而恩來中學深得達爾文絕學,於是百年的校史便不難想像了,可惜百年前的原址已不復存在,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動遷了好多次——當年是革命的需要,今天是一切為學生著想;自然校名也是改了多次——當年可能也是為了革命,如今卻是市場經濟的需要。
  
  恩來中學,一聽名字就知道是為了紀念我們敬愛的周總理,這年頭處處為了用一個名人的名字而打官司,魯迅他兒孫不是整天為了他老子、老老子的名字而忙得不亦樂乎嘛,所幸咱們的好總理沒有生兒育女。
  
  中國人凡事都要講究點關係,可咱們的總理既非本地人氏(祖籍另論),又沒有埋骨於此處,兩者怎麼也攀不上姻親,幸好本人已閱覽本縣縣誌,原來當年總理視察各地時在此駐足停留了整整十五分鐘,而正是這歷史性的“一刻”被我校給合理地利用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返回列表